辽宁麻将机遥控器
簡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 微信
微博
無障礙 用戶登錄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歷史沿革

外匯市場是我國金融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我國改革開放和對外交往的窗口,聯系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我國外匯管理體制建立于計劃經濟時期。改革開放前,我國實行嚴格的外匯集中計劃管理,國家對外貿和外匯實行統一經營,外匯收支實行指令性計劃管理。所有外匯收入必須售給國家,用匯實行計劃分配;對外基本不舉借外債,不接受外國來華投資;人民幣匯率僅作為核算工具。1978年,改革開放拉開了外匯管理體制改革的序幕,外匯管理體制改革始終圍繞黨中央、國務院的戰略部署,沿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方向持續推進,按照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要求,逐步建立起了適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要求的外匯管理體制。1978年以來,外匯管理體制改革大致經歷四個發展階段。

第一階段(1978-1993年),外匯管理體制改革起步。這一階段以增強企業外匯自主權、實行匯率雙軌制為特征。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宣布我國開始改革開放,1979年,為配合外貿體制改革和鼓勵企業出口創匯,我國開始實行外匯留成制度,在外匯由國家集中管理、統一平衡的基礎上,按照一定比例給予出口企業購買外匯的額度,允許企業通過外匯調劑市場轉讓多余的外匯,由此逐步形成了官方匯率和外匯調劑市場匯率并存的雙重匯率制度。這一階段,外匯管理體制處于由計劃體制開始向市場調節的轉變過程,計劃配置外匯資源仍居于主導地位,但市場機制萌生并不斷發育,對于促進吸引外資、鼓勵出口創匯、支持國內經濟建設發揮了積極作用。

第二階段(1994-2000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外匯管理體制框架初步確定。1994年初,國家對外匯管理體制進行了重大改革,取消外匯留成制度,實行銀行結售匯制度,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單一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建立統一規范的外匯市場。此后,進一步改進外匯管理體制,1996年取消了所有經常性國際支付和轉移的限制,實現人民幣經常項目可兌換。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給中國經濟發展與金融穩定造成嚴重沖擊。為防止危機進一步蔓延,我國做出人民幣不貶值的承諾,并重點加強對逃匯騙匯等違法違規資本流動的管理和打擊,成功抵御了亞洲金融危機的沖擊。總體來看,這一階段,我國初步確立適合國情、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相適應的外匯管理制度框架,市場配置外匯資源的決定性地位初步奠定。

第三階段(2001-2012年),以市場調節為主的外匯管理體制進一步完善。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我國加速融入全球經濟,國際收支在較長一段時間內呈現持續大額順差,外匯管理提出國際收支平衡的管理目標和均衡管理的監管理念,包括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等重大改革探索有序推進。2002年,建立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制度(QFII),跨境證券投資開放取得重大進展。2003年成立中央匯金公司,向國有商業銀行注資,外匯儲備探索多元化運用。以20057月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為起點,不斷理順外匯市場供求關系,實施了取消經常項目外匯賬戶限額管理、對個人實行5萬美元便利化結售匯額度管理、啟動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制度(QD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制度(RQFII)等一系列改革舉措。2008年,結合前期外匯管理體制改革取得的豐碩成果,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外匯管理法制化建設邁入新階段。2009年,提出外匯管理理念和方式的五個轉變,全面推進簡政放權。2012年,實施貨物貿易外匯管理制度改革,取消貨物貿易外匯收支逐筆核銷制度,貿易便利化程度大幅提升。

第四階段(2013年至今),統籌平衡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和防范跨境資本流動風險,在維護外匯市場穩定尤其是成功應對2015年底至2017年初外匯市場高強度沖擊的同時,外匯領域改革開放取得歷史性成就。2013年,改革服務貿易外匯管理制度,全面取消服務貿易事前審批,所有業務直接到銀行辦理。擴大金融市場雙向開放,先后推出滬港通2014年)、內地與香港基金互認(2015年)、深港通2016年)、債券通2017年)等跨境證券投資新機制。陸續設立絲路基金、中拉產能合作基金、中非產能合作基金,積極為一帶一路搭建資金平臺。2015年,將資本金意愿結匯政策推廣至全國,大幅簡化外商直接投資外匯管理,實現外商直接投資基本可兌換。2016-2017年,完善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推動銀行間債券市場雙向開放,建立健全開放有競爭力的境內外匯市場。2018年,進一步增加QDII額度,取消了QFII資金匯出比例限制和QFIIRQFII鎖定期要求,擴大合格境內有限合伙人(QDLP)和合格境內投資企業(QDIE)試點。2015年底至2017年初,我國外匯市場經歷了兩次高強度沖擊,外匯管理部門在黨中央、國務院堅強領導下,綜合施策、標本兼治,建立健全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不斷改善外匯市場微觀監管,我國日益開放的外匯管理體制經受住了跨境資本流出沖擊的考驗,有效維護了國家經濟金融安全。

黨的十九大要求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同時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列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期三大攻堅戰之首。面對全面開放新格局下跨境資本流動雙向波動和外匯管理新常態,在總結應對外匯市場高強度沖擊經驗基礎上,外匯管理部門加快構建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宏觀審慎以市場化方式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順周期波動,防范國際經濟金融風險跨市場、跨機構、跨幣種、跨國境傳染,維護外匯市場基本穩定。微觀監管依法依規維護外匯市場秩序,強調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和反逃稅,保持政策和執法標準跨周期的穩定性、一致性和可預期性。

未來,外匯管理部門將高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偉大旗幟,堅定不移貫徹黨的十九大各項戰略部署,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在黨中央和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堅決貫徹全面從嚴治黨要求,以政治建設為統領推進外匯管理各項工作,按照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全面戰略布局要求,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貫徹新發展理念,落實高質量發展要求,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在黨中央、國務院堅強領導下,在人民銀行指導下,圍繞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大任務,更好地統籌貿易投資便利化和防范跨境資本流動風險關系,推動金融市場雙向開放,服務國家對外開放新格局,不斷完善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有效維護外匯市場穩定和國家經濟金融安全。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國家外匯管理局主辦 版權所有 授權轉載

網站標識碼bm74000001   京ICP備06017241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02700061號

辽宁麻将机遥控器 湖南十分快乐走势图 1分钟快三单双大小软件 河北时时官网 十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双色球快乐十分走势图 新会员送彩金 福建36选7中奖查询 广东南粤风彩36选7 一香港马会精准中特网 一波公式规律